曾道人论坛 > 联系我们 >

未来的学习和生活做好充分的准备

时间:2018-01-23 13:3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作为美国科学院、美国工程院院士,以及新当选的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约翰·霍普克罗夫特(JohnHopcroft)这个“中美三院院士”,登上新成立的上海交通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讲台,就人工智能与信息革命作主旨报告。
  在师生眼中,年近八旬的霍普克罗夫特如“老神仙”般存在。交大人才培养特区“致远学院”计算机科学班学生说,这不仅因为他曾获计算机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图灵奖,更因为他常现身他们的课堂和实验室。霍普克罗夫特与太太已连续7年留在上海过圣诞,他们还邀请选修其课程的学生到家做客,在校园公寓为学生准备中西合璧的“圣诞晚餐”,既有披萨,也有水饺。这位康奈尔大学现职教授,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访问讲席教授。
  教室停电,用随身手电照明
  说起霍普克罗夫特,“智慧的光束”一直在致远学院流传。在即将接近尾声的一次课堂上,教室的灯突然不亮了。霍普克罗夫特幽默地说:“这是在提醒我应该下课了吗?”就在助教前去通知物业维修的间隙,老教授拿出他随身携带的手电,一道光束射在刚刚讲解的题目上。教授笑道:“先用这个,如何?”原本安静听课的学生发出惊诧的赞叹声,随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学生们纷纷用手机拍下这动人的一幕。
  霍普克罗夫特在中国过的第一个圣诞节是2011年。那年初,他受国家外国专家局邀请来华。5月,得知霍普克罗夫特在重庆讲学,时任上海交大校长的张杰专程前往与他会面。月底,他就来到上海交大访问计算机系,与致远学院学生交流,当即承诺当年12月起开课。
  对国内本科生而言,能坐在课堂聆听图灵奖得主讲课,是何等幸运。一名学生说,“教授鼓励我们从简单问题入手,找到真正感兴趣的科学问题,我想他做到了。”霍普克罗夫特也说,“科学研究充满无数艰辛与挫折,能坚持最初的理想而不懈攀登的人寥寥无几。因此,前进的源动力之一应当是对研究领域保持长久的好奇心,以及对未知世界的探知欲望。”
  计算机中心以他名字命名
  多年来,霍普克罗夫特每年都有两个月在交大开设科研训练必修课程,从冬季学期的《信息时代的计算机科学理论》到夏季学期的《自动机理论》,期间坚持“有课天天上”。2017年,霍普克罗夫特又一次来到上海交大,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技术领域优秀青年学者探讨未来IT技术,并领衔建立JohnHopcroft计算机科学中心。
  致远学院常务副院长汪小帆说,对于以他名字命名的中心,霍普克罗夫特不要科研经费,不拿科研项目,校方也不给予其科研考核,为的就是集中力量培养人才。事实上,霍普克罗夫特不仅担任致远学院计算机科学方向的首席教授,更以强大的个人学术感召力,邀请到10多位国际知名计算机科学家,组建讲座教授组。其中有多位美国计算机协会会士、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以及工业界的科研领军人物,他们每年利用休假来院开设课程,指导学生科研项目,极大提升了对标世界一流大学的学科建设水平。
  在这位荣获“中国政府友谊奖”的洋教授看来,持续不断在全球范围内吸引年轻优秀的科研人员,是学科长期强大下去的关键因素。
  讲义编成书,定价6美元以下
  上海交大人工智能研究院国家青年千人计划专家俞凯说,霍普克罗夫特作为计算机理论专家所做的底层研究,正是美国强而中国弱的,如他正在探索对深度学习进行解释性研究。“现在人们只知道人工智能依靠深度学习来工作,但对深度学习背后的原理并不完全清楚。”霍普克罗夫特认为,正如人们先制造出飞机,再研究空气动力学,从而优化了飞机设计。
  霍普克罗夫特正将其计算机理论快速本土化。在业界,他在算法设计方面的著作开创了算法理论的讲授模式。令人感动的是,他把《信息时代的计算机科学理论》课程讲义整理成书,将出版权交给上海交大。他提出的唯一要求是,该书定价应在6美元以下,保证所有学生都买得起。校方尊重其意愿,此书被学校列为“致远系列教材”第一本,并向选修该课程的学生开展赠书活动。
  “考察人工智能教育是否做得好,不妨看看学校的本科教育质量以及国际同行的评价。”霍普克罗夫特告诉记者,人工智能将成为经济活动的重要推动力,上海能成为一个有远见、有动力、有战略计划的人工智能中心。 陆一歆,复旦大学新闻学院2017级大一新生。她曾经无数次憧憬大学生活,也曾像多数高中学子一样,为即将开启的新征程而担忧。但这即将过去的第一个学期,陆一歆却过得充实而又飞快,如鱼得水。她说:“我在高中的研究性学习让我非常适应大学的学习。”
  2014年9月,作为国家试点省份之一,上海全面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剑指多年不破的“唯分数论”。自2017年起,上海根据“两依据一参考”模式推行多元录取机制:高中生研究性学习被纳入综合素质评价板块,成为高中教育不可或缺的内容。据统计,上海2017届高三学生共同完成研究性学习报告50709份,覆盖科技创新、社科人文、艺术、环保等诸多领域。
  招考“指挥棒”的变脸,正在推动高中教育教学变革。
  研究性学习教会“如何学习”
  过去的2017年,陆一歆是5万多名参加“新高考”考生中的一员。在学校的创新实验室里,陆一歆发现,某些温度下二氧化钴的颜色会有变化。追着这个问题,她与同学成立了课题组,创造出不同颜色显示的温度计。陆一歆所在的金山中学,研究性学习被摆在与考试科目一样重要的位置,学生参与100%、导师指导100%、成果答辩100%。金山中学校长徐晓燕介绍,2018年,该校共有394名高三毕业生,目前已经完成了147项研究性学习报告。
  回顾新高考,触及的不仅是考试内容本身,对学生的评价也有了新的标准。《上海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实施办法》明确把品德发展与公民素养、修习课程与学业成绩、身心健康与艺术素养、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纳入评价范围,其中“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重点记录学生参加研究性学习、社会调查、科技活动、创造发明等情况。“以往学生开展研究性学习是锦上添花,现在变成了必需品。”徐晓燕说,这是近年来高中开展素质教育发生的新变化。
  新高考中,研究性学习不再是针对少数学生开展的偶发性教学活动,而是面向全体高中生的常规形态:建平中学每年要求高一新生三年中完成至少两项课题研究,并纳入学生高中的绩点排名,复旦附中、上海交大附中、华东师大二附中等知名高中着力培养创新人才,各种研究性学习如火如荼。
  外语听说测试回归初衷
  新高考的改变,还体现在外语科目上。2017年,上海首次将外语听说测试引入春季高考和秋季高考,并在16个区建成标准化人机对话考场,这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率先之举。高考外语首次加入了“听说测试”,真正告别了纸上谈兵的“哑巴外语”。虽然只有10分的分值,却引发了高中外语学科学习的理念之变。
  在上海市英语特级教师、建平中学吴文涛老师看来,背诵英文篇章只是学好英语的“第一步”。基本功之外,建平中学的学生每周都会收看TED演讲,并且用英语对话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从高二开始,每周我们都有一堂英语听说专项课,让我可以自信应对高考的听说测试。”去年从华东师大一附中毕业的学生夏怡卿说,两年多时间的积累,让她不仅在高考中从容应对,更让她养成了用英语思维的习惯。在如今大学的学习中,英语对她而言也是信手拈来。
  华东师大一附中校长陆磐良表示,该校在高一、高二年级每周英语课程的有限课时中专门设置了一节“语用实践课”,课程从学生的生活出发,提高学生的语用能力。
  陈颖是上海一所实验性示范性高中的高三英语老师。对比以往高考题型,她认为,新高考的外语,更能回归学习外语的初衷——语言是一门工具,要注重听说能力和语言的灵活应用。在众多高中校长和外语教师眼中,听说测试计入高考外语总成绩,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外语课堂的教学改革。
  新高考为学生考虑未来
  高考中加入外语听说测试,积极的变化随之而来:学生原来只习惯埋头做题,如今,他们不仅会经常大声朗读,学习外语的积极性也大大提高。上海市英语特级教师、任教于华东师大一附中的毕红秋认为,上海不少用人单位都希望应聘者有较强的外语听说能力,阐述自己的思考过程和观点也是面试的重要环节。陈颖说,高考引入听说测试,传递出一个积极信号。
  研究性学习在沪上高中蓬勃开展,也有赖于上海二期课改“基础型、拓展型、研究性”课程10多年的有机融合。在徐晓燕看来,在高中进行研究性学习的100%全覆盖,可以让学生们对未来的学习和生活做好充分的准备。“每一次研究性学习,学生都可以体验从确立课题、实践到成功的整个过程。”徐晓燕说,比如跟着交大、同济和中科大的专家做课题,是难得的实习机会;而做课题的过程,就是在学习做科学的方法;团队合作做课题,就能从中体验合作的重要。
  嘉定一中的数学建模课程帮助学生完成了“菊园地区公共自行车租赁点布局优化”“老式小区停车位优化模型”以及“国际会议选址优化模型”等项目。在校长管文洁眼中,研究性学习的真谛在于培养学生运用数学的知识来认识问题、思考问题,引导学生关注现实世界,解决现实的问题。
  高考改革的“一小步”,正是素质教育的“一大步”:高考不再是入学的敲门砖,而是学生走向成熟走向生活,运用技能的一座桥梁。这样的改变,也悄然撬动着高中课程的改革。大同中学校长盛雅萍说:“我们不能只为学生的成长想3年,要为他们的未来发展‘想30年’。我们现今的每一次教学改革,都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好的发展、更幸福的生活。”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