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论坛 > 行业新闻 >

国产AI指令集树立为产业的标准

时间:2018-05-13 11:1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对互联网和信息产业来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固然能够带来流量和财富,但最终比拼的还是核心技术实力;对政府部门而言,应该形成更加有利于创新驱动发展的制度环境,比如说芯片设计具有试错成本高和排错难度大的特点,就需要从更大层面统合科研力量、实现集中攻关。就像中兴对员工们所说,“任何通往光明未来的道路都不是笔直的”,突破核心技术肯定会带来阵痛,但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是为了用现在的短痛换来长远的主动权。我们不必为今天的封锁惊慌失措,中国的高科技能够克服初期从无到有的困难,也有信心在后期突破核心技术的瓶颈。
  “不能总是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回看前路,习近平总书记的告诫可谓刻骨铭心。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也是花钱买不来的。中国经济发展的下半场重点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实现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这条路很长,但只有靠我们自己走下来。 去年的罚单,为何在今年冷不丁的给了一击?“中国芯”离了美国,到底行不行?“中国芯”在其他领域能不能有所作为?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中美贸易摩擦,双方都在为各自寻找可利用的工具;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见仁见智,尽管与美国有一定差距,但不可否认,中国创新正积跬步、迈大步;
  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借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控制计算实验室主任、机器人芯片项目负责人韩银和的一句话来回答,对于中国来说,跟半导体芯片领域同样重要的是神经网络处理芯片,中国应该在这一领域建立起自己的优势。
  “芯芯”之火 蓄势燎原
  近日,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售各类芯片,包括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时长7年。美国商务部还高调重申,对中兴的禁令目前没有扭转的余地,要等7年之后才有望重启协商。
  一石激起千层浪,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中国自主研发的芯片进展。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量高达3770亿块,同比增长10.1%;进口额为2601亿美元(约合17561亿元),同比增长14.6%。2017年中国货物进口额为12.46万亿元,也就是说集成电路进口额占中国总进口额的14.1%,而同期中国的原油进口总额仅约为1500亿美元。中国在半导体芯片进口上的花费已经接近原油的两倍。
  “都快做了一天的科普了。”日前,在福州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紫光集团的一名现场讲解人表示,在中兴事件之后,全民开始关注芯片。在与讲解员的对话过程中,不断有围观群众询问芯片的相关问题,时不时就会有观众问一句“这个是你们自己做的吗,是组装的吗?”
  “中国的芯片布局应该说还在比较早期的阶段,但其实在某一类的芯片上跑得并不慢。”紫光集团副总裁、紫光展锐首席运营官王靖明表示,芯片的大种类大概分四种,第一种是数据产生,通过传感器产生;第二种是数据的传输,产生了把它送到一个地方去;第三个是数据的存储,要把它存下来;第四个是数据处理,处理器。基本上所有芯片都是围绕这四类来做的。目前走得快一点的就是传输芯片,一般的传感器基本上各个公司都可以做,现在导航类的产品,有自主的北斗系统。
  王靖明认为,通信芯片是目前中国离高端技术距离最近的地方。“在我们通信行业,2G是看着别人做,3G跟着别人做,4G齐头并进,5G我们中国要领先,而5G的设备商在华为、中兴的带领下,的的确确走向了全球,并起到了引领作用。”
  据中兴的一名内部人员表示,目前中兴通讯自主研发并成功商用100多种芯片,主要包括有线传输芯片、有线分组芯片、宽带接入芯片、无线系统芯片、移动终端芯片、多媒体芯片等,形成云、管、端全系列通信芯片,是中国产品布局最全面的厂商之一,在国内处于行业前列。
  “特别是在5G上,目前中兴已组建超过4500人的5G研发队伍,每年投资30亿元用于5G研发。中兴通讯还是全球5G标准研究的主要贡献者,加入了ITU、3GPP、IEEE、NGMN、ETSI、OpenFog、CCSA、IMT-2020、5GIA、5GAA等几乎所有的国际主流标准组织和推进平台。”上述内部人士表示,美国的禁运并不能抹杀掉中兴在技术研发上的实力。
  而华为海思推出的麒麟970更是全球首款手机AI芯片,在市场上支撑着华为高端机的生产。
  对于为什么要做海思芯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在2012年说过这么一段话,“华为需要做手机操作系统和芯片,主要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假如这些垄断者不再对外合作的话,华为的操作系统可以顶得上,华为的芯片主要在别人断粮时有备份。”
  据华为人士介绍,海思芯片对华为内部产品的配套,不仅能帮助华为带来价格竞争力,还有助于提高其产品的上市时间,抢占市场先机。华为可以借助海思芯片快速推出符合市场要求的5G手机,而其他厂商则不得不采用更加昂贵的高通芯片。
  呼声颇高 遍地开花
  曾经有这么一个段子:苹果一“饥渴”,其他手机品牌就要挨饿,说的是由于高端芯片供应有限,在芯片厂商选择客户的时候,苹果是优先等级,而国产手机厂商只能“稍等片刻”。
  如今,虽然苹果已经走下神坛,但背后折射出的畸形的商业生态却时有发生,在高端芯片上,“受制于人”的局面仍然困扰着中国的半导体以及整机企业。
  “事实上,中国已有近1400家芯片设计公司,形成了深圳、上海和北京三大中心,而在城市的增长幅度方面,西安2017年增长115%,合肥增长84%,珠海和厦门的增幅超过了一半。”清华大学微电子与纳电子学系主任魏少军在一次行业峰会上表示,2017年,中国芯片设计公司的总收入达到300亿美元,占到全世界三分之一左右。
  同时,一些芯片领域的独角兽也在竞争中逐渐长大。
  去年8月,中科院计算所孵化的“寒武纪科技有限公司”获得了国投、阿里、联想、国科控股、中科图灵等机构的近1亿美元融资,成为估值近10亿美元的智能芯片独角兽公司。
  目前,寒武纪终端处理器IP产品已衍生出1A、1H等多个型号,在未来数年,全世界有数亿终端设备可望通过集成寒武纪处理器,来获得强大的本地智能处理能力。它拥有超过100多件专利和自己的指令集系统,所谓指令集是存储在CPU内部,对CPU运算进行指导和优化的硬程序。
  寒武纪CEO陈天石认为:“从国家硬件实力发展角度来看,应当对业界进行引导和规范,把国产AI指令集树立为产业的标准,只有国产AI指令集立住了,中国主导世界AI产业的机会可能就到来了。”
  当前,提高高端芯片国产化能力,行业内外的政策呼声越来越高。
  其实,国家在多年前就已经在政策上予以重视,比如被业内称为“01专项”“02专项”。2006年,国家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该规划纲要确定了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技术及成套工艺等十六个重大专项,而“01专项”和“02专项”分别指十六个专项中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专项。
  除此之外,在资金投入上,也有“国家大基金”的支持。2014年,工信部宣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业界称“国家大基金”)正式设立,一期重点投资在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
  据了解,一期基金的募资规模达到1387亿元,目前,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募资已经启动,市场预计二期规模有望达到2000亿元,大基金二期将提高对设计业的投资比例,并将围绕国家战略和新兴行业进行投资规划。
  不过,芯片设计公司“遍地开花”背后,仍然隐藏着“整体实力不强”的尴尬,和美国头部芯片企业超过80%的份额相比,我国前十大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销售额占比刚刚超过30%。
  但这种“集体作战”的模式在业内看来确实也是一种探索市场的路径,国内如海思、展讯的局部崛起,正在带领国产手机走出芯片依赖进口的困境。
  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表示,如果把集成电路产业比作金字塔,过去中国连底座都不全,如今高度虽然还和发达国家有差距,但底座已经建立起来,形成了集团军,整个产业有自身发展的能力和后劲。
  “而从2000年到2018年,过去18年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规模年均增速20.6%,世界只有4.8%,去年IC设计业首次超过了2000亿元人民币,前十的准入门槛已经提到了20亿元人民币。”赛迪副总裁李珂表示,中国无疑是目前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增速最快的区域。
  众志成城 自主创“芯”
  美国的这一波操作,唤醒了很多活在“美利坚幻觉”里的中国人。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日益加剧,进而上升到科技制裁,很多人开始慢慢醒悟过来,所谓国家之前无个人,在大的历史进程面前,个人无法逃离。
  “我们的数字化技术需要站上来。中国摆脱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只有科技这块骨头足够硬,我们才有机会站起来,与国际巨头平等对话。”4月22日,出席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的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如是说。
  当前,中国是全球少数能够在技术上和美国同台竞技的国家,但目前美国在科技领域占主导性地位的一元性结构也是事实。因为技术路径的依赖,很多国家无法摆脱美国的技术控制,反而越陷越深。在这个全球数字化市场争夺的大历史关口,美国将中国推到美国的对立面,为中国咬牙克服阵痛,重构世界信息互联体系创造了巨大契机,未来国际互联的二元并行之势呼之欲出。
  我国当前并不缺尖端创新的一流人才、更不缺科技发展的平台。但在造不如买的时代,激烈的市场竞争,资本的增速要求都不允许预留自主创新的时间和空间。美国的强硬态势,对我国企业而言,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将直接推动我国企业自主创新体系的构建。这是大问题,也是大机遇。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昌林日前就曾表示,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通讯采取出口管制措施,将对我国高技术产业发展带来一定影响,但不会阻碍中国高技术产业快速发展步伐。
  王昌林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在全球高技术产业链中处于重要地位。如果美国大规模限制对中国关键技术的出口,无疑将对中国造成影响,也势必同时打击美国和日本、韩国的电子信息产业。而且,还要看到,美国等发达国家制造业主要是靠高技术制造业支撑的,如果高技术产业大幅下滑,还将影响美国相关的研发服务等行业和纳斯达克等资本市场,从而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我国高技术产业创新取得重要进展,具备加快做大做强的诸多优势。王昌林分析,我国已经形成了体系完整、配套齐全、能力巨大的产业体系,并初步形成了一批创新型龙头企业;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我国在芯片、操作系统等领域拥有一批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产品;国内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巨大。
  面对技术壁垒,不能盲目悲观,特别不能对中国的高科技发展丧失信心。此时,更应该激发理性自强的心态与能力,通过自力更生真正掌握核心技术。“可以预见,从现在开始,中国将不计成本,加大在芯片产业的投入,整个产业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一位投资人如此评论道。确实,如果能够痛定思痛,加快推进互联网和信息产业政策完善和科技体制改革,并产生更强的改革紧迫感、凝聚起更大的改革力量,那就有可能把挑战变成机遇。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